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再次受到拷问

大数据 中国科技资讯网 华罡软文府

小编: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一场精心策划的直播事故,不仅断送了事业前程,也让直播平台主播的诚信问题,再次受到拷问。 据艾媒咨询(iiMedia Research)数据,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

  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一场精心策划的直播事故,不仅断送了事业前程,也让直播平台主播的诚信问题,再次受到拷问。

  据艾媒咨询(iiMedia Research)数据,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.56亿,增长率为14.6%,艾媒咨询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超过5亿。不断增长的用户,为在线直播行业带来了流量和繁荣。从斗鱼上市招股说明书上便可见一斑:2018年斗鱼营业收入为36.54亿元,其中,直播业务收入高达86%,达31.47亿元。这表明,直播打赏依然是当下直播平台最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  然而,与繁荣的直播行业同时出现的,还有形形色色打赏乱象。主播“假脸现真容”,粉丝尚能及时止损,但在直播狂热的攀比与刺激下,更多奇葩打赏行为造成的危害已不可挽回。

  散尽家财型打赏

  未成年人偷偷用家长手机为喜爱的主播打赏一类的新闻屡见不鲜,不过未成年人豪掷200万元打赏成年主播的巨额程度,还是足以让家人和社会惊叹。

  据环球网报道,一位来自深圳的11岁女孩洋洋(化名),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,前前后后给网络主播打赏了近200万元。“之前只是一天五百元以下金额充值,现在才是一天几千元金额充值。”这名才上五年级的小学生在检讨书里写道,“如果我不刷,就会觉得没面子,压力很大。”在洋洋的口中,这些主播有的是哥哥,有的是姐姐,更离奇的还有互称母女的——主播叫洋洋“妈妈”,洋洋喊主播“闺女”。

  洋洋哥哥称主播们之间相互认识,还建了微信群一同协商怎么刺激洋洋打赏。直到一张额度50万的信用卡被刷爆,银行打来电话时,全家人才发现此事。而此时,洋洋打赏的总金额已经接近了200万元。

 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事件的层出不穷,与他们对金钱、社会的理解不深有关。而成年人按理说应当心智更加成熟,却也常常出现打赏失度的情况,以至连累家庭。

  江苏镇江的一位散财丈夫,就因为打赏主播前后花费185万元,被妻子告上了法庭。

  据扬子晚报报道,妻子称,丈夫自2018年12月在网上结识女主播后,半年内先后转账、打赏了共计185万元。自家的丈夫不仅为女主播购买项链、玉石、营养品,供她出国旅行,还甚至替主播养起了妈,支付着主播母亲日常开销的费用。妻子认为,丈夫打赏费用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而主播母女也非善意接受赠与,因而于近日将三人告上法庭。

  钱打赏完了还可以贷,贷款也打赏出去了……还可以卖房卖车。

  据1818黄金眼报道,宁波的一位工程师原本月收入过万,有妻有子,有房有车。一次偶然,他在直播平台发现了一位唱歌好听的男主播,二人每晚视频聊天,关系越来越好,礼物越“刷”越多,后来男主播又向他介绍了另一位女主播。男子总共向两位主播打赏了约100万元,起先是信用卡在线贷款,又因无法偿还,卖掉了房子和汽车,最后妻子也和他离了婚。男子后悔地向记者求助:“还能退钱吗?”

  铤而走险型打赏

  以上种种,不管有钱没钱,打赏的都还算是合法收入。但不少人散尽了家财,还是抑制不住一颗“为主播献身”的心。

  云南一位父亲就想出一招险棋——卖女儿。据央视网报道,2017年7月,云南一男子将女儿带到安徽,以四万元的价格把女儿卖给了宁国男子汪某某,随后为十多位主播打赏或直接转账了三万多元。赵某交代称,自己痴迷网络直播每月存不到钱,“卖女儿后,手里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钱,给主播们打赏,我也硬气了不少”。

  还有男粉丝不知是不是从表情包里学来的经验,真实上演了一场“我偷电动车养你”。近日,据江苏电视台荔枝视频消息,江苏两名叔侄关系犯罪嫌疑人,因半个多月内连偷十多辆电动三轮车,被警方抓获。叔侄二人交代,二人平时无正经收入来源,为了给喜爱的女主播打赏,便合谋偷车赏主播。

  (图/荔枝视频)

  偷电动车来的钱对日常打赏来说恐怕还只是杯水车薪,于是有人又打起了单位公款的主意。湖北省随县安居镇中心学校的一名会计盛某,在不到两年内的时间内,从一所偏僻的乡镇学校账户中套取公款1604万余元,在打赏网络女主播和赌博上挥霍一空。案发时,盛常在繁星直播平台充值打赏的费用已经高达1296万余元。据中国经济网报道,盛某挪用的公款,是全镇中小学教师数年的工资、“两险一金”、退休金和津补贴。

  为主播疯狂的不只有男粉丝。央视新闻报道,天津一家酒店的女出纳,为了给喜欢的男主播打赏,将酒店装修的360万元公款挪用。自觉走投无路的她去公安局投案自首,然而就在自首的当天,她还给主播刷了十万块钱的礼物,把微信里的余额全部留给了主播。

  案中有案型打赏

  不少案中案也与打赏有关,“主播”骗主播便是典型一例。

  据环球网报道,一名假主播A原是湖南燃气公司的一名押运员,在直播平台与湖北一女主播B相识,为了与B进一步交往,A向B表示自己是某直播平台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知名男主播C,并把自己的头像和姓名都改成了C的名字和头像。A还通过多种方式搜集C的直播消息,每次在C直播前,在微信上告知B让她及时观看直播。

  B对A的身份深信不疑,二人确定了恋爱关系。2018年9月至12月间,A向B处骗取了近5万元,部分赃款还用于打赏其他漂亮女主播D等。直到B与平台沟通,联系到了真正的主播C,假主播骗真主播的骗局才被揭穿。

  (图/视觉中国)

  由打赏甚至牵出了一条色情产业链。

  案件的起因,不过是因打赏引发的家庭矛盾。据江西电视台报道,今年4月,一名湖州市民在某直播平台APP上向多名女主播打赏数万元,妻子查到账不对数,拖着丈夫来报警。湖州警方顺藤摸瓜,打掉一个有两百多名女主播,涉案资金上千万元的直播淫秽表演平台。

  直播打赏是否可以追回?法律专家表示,需要根据打赏人是否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来判断。如果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那么打赏行为不受法律禁止,主播并不能清楚分辨每笔打赏的来源是否合法。如果是8周岁以上、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,则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打赏可以通过举证等法律方式归还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news.kjzxw.com.cn/dashuju/2019/0803/18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